一分彩|一分快三|一分pk10|一分赛车|

大陆剧情        2012-06-17 23:34:59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错嫁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六集
  香萦整理行李准备离开曲家,而曲德胜却把她关在酒坊里想要活活饿死她,曲大娘对如霜说的话句句话中带刺,围坐在桌旁吃饭时曲德胜得知如霜有喜了,开心得不得了,觉得自己刚失去一个孩子现在老天爷又赐了一个孩子,对如霜更是百依百顺。如霜发现曲大娘拿着祥瑞斋的传家宝,知道是曲德胜偷的,更加怀疑曲不知道偷了自家多少东西,大声骂曲德胜是贼,如霜和曲大娘起了争执,曲大娘还打了如霜一巴掌。如霜质问曲德胜,曲德胜佯装说做这些都是为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霜听后就暂时不与他计较。李铁山和德贵到酒坊找香萦,但香萦因为几天没吃饭根本发不出声音,两人随后又找到曲德胜质问他香萦的去向,曲德胜反倒恶人先告状。曲大娘听到酒罐打翻,发现香萦晕倒在酒窖里。
  香萦被送到李铁山药庄接受诊治,李铁山和珍珠姐一猜就知道就是曲德胜把香萦关在酒坊里的,并劝告香萦不要再回到曲家。香萦知道如霜有孕以为是曲德胜的孩子,李铁山把自己怀疑如霜肚子里孩子不是曲德胜的事告诉了香萦,香萦只希望如霜和孩子都能够平安。曲德胜看到香萦又是一番恐吓威胁,李铁山带着警察进来状告曲德胜虐待老婆要想给他一点颜色瞧瞧,香萦却因为害怕如霜受到伤害而不敢说出事实。香萦和德贵来到祥祥的墓地,曲大娘因为晚上梦见祥祥心虚也想去墓地看看,如霜似乎从中察觉了些什么。如霜和曲大娘又吵起来,两人互相猜测彼此心中鬼胎,恨得咬牙切齿,曲大娘也终于想起了香萦的好,心里有着深深的悔意。
  错嫁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七集
  如霜来找香萦想要和她说几句心里话,但却一直不敢告诉香萦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周鼎元的,香萦把自己要离开曲家的打算告诉了如霜。德贵带着曲大娘来到祥祥坟边,曲大娘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而害怕得要命,冒雨直奔家中的路上因为中风而滑到晕了过去。李铁山告诉德胜曲大娘就算醒来也会变成瞎子,曲德胜恼羞成怒,拿起棒子猛打德贵和香萦。香萦德贵跟前跟后照顾曲大娘,曲大娘醒过来发现自己瞎了。鼎元拿到苏修文生前留下的信和钱财,来到苏修文坟前追思师傅的大恩大德。
  在苏修文的坟前鼎元碰到了沈大哥,沈大哥告诉鼎元祥瑞斋已经物是人非了,而且都是曲德胜这个混蛋搞得鬼,如霜被带走的事情更是令鼎元错愕。两人商量着要去告发曲德胜为祥瑞斋讨回公道,报仇雪恨。滁州曲德胜重建的祥瑞斋开张,如霜挺着个大肚子快要生了,香萦前去轻推如霜倒地好让她因为动了胎气而把还有两三个月才能生下来的孩子名正言顺地来到这个世界,姐妹俩的这份默契令如霜心怀感激。珍珠姐和香萦忙活着为如霜接生,如霜顺利产下一个男孩儿,把曲德胜给高兴坏了。曲大娘确信如霜的孩子不是德胜的,香萦为了保护如霜让曲大娘千万要保守这个秘密。周鼎元和沈大哥找账房老周却因为老周当时被曲绑架而没能留下账本证据,告不倒曲德胜,鼎元还是决定去一趟滁州把苏修文生前留下的信件交给香萦。
  错嫁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八集
  如霜要将曲大娘害死祥祥的事情告诉曲德胜,曲大娘惊恐万分,晚上曲大娘一直哭泣,后悔当时没有珍惜香萦这个好媳妇而现在却受到如霜的一再威胁。两姐妹在河边相遇,香萦希望如霜能够对曲大娘尽孝道。曲大娘一大早又拖着德贵来到祥祥坟前,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说自己是不小心闷死祥祥的,这一切都被如霜和曲德胜听在耳朵里,德胜要曲大娘去和香萦赔罪求得原谅。
  在去找香萦的路上,曲大娘不见了,香萦从德贵口中得知了祥祥是曲大娘害死的,香萦和德贵分头寻找曲大娘,曲大娘躲着不敢见他们,在路上被珍珠看到带回家中。如霜来找香萦,香萦心里并没有怪曲大娘害死自己的孩子,而是理解曲大娘内心的痛苦恐惧和愧疚,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周鼎元冲进曲德胜的场子想要毙了曲德胜为祥瑞斋报仇,但苦于没有证据反而助长了曲嚣张的气焰,余叔从中说好话才得以平息。鼎元得知如霜已经嫁给曲德胜成为了新祥瑞斋的东家太太,觉得再追查下去也没有必要了,就麻烦余叔将玉佩和信转交给香萦。曲大娘要让如霜和曲德胜当面对质,验证孩子到底是谁的,如霜因为害怕承认了孩子不是曲德胜的,希望得到曲大娘的原谅。
  错嫁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九集
  曲大娘跪在香萦面前赎罪,承认祥祥是给自己不小心闷死的,并说出了自己心中深深的悔意和自责,香萦却并没有怪曲大娘的意思。余叔找到香萦把苏修文的留下的相思扣和信件转交给了她,香萦看后百感交集。周鼎元到律师楼找律师想要打赢祥瑞斋这场官司,如霜也来寻求律师的帮助咨询孩子继承财产的事,两人脚前脚后找的是同一个律师,律师得知如霜是曲德胜的夫人而引起了注意。
  曲德胜对香萦又打又骂,拿了枪就冲出了家门。曲母想放了香萦让她去找周家,但是香萦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他。曲德胜在粮店找到周鼎元,两人在林中对峙,曲德胜用肮脏的话语将鼎元数落,扬言要将所有的东西赢回来。香萦提着行李要离开曲家,被如霜阻止。生怕如霜任性出事,于是还是决定暂时不走。
错嫁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集
  鼎元找了律师和警察去查曲德胜的店,结果却未能发现任何线索。一次偶然的机会,鼎元在粮店余老板家里找到了自己当年亲手雕刻的祥瑞斋珍藏玉器,而此玉器却出自曲德胜的店里,这就成了曲德胜偷盗变卖的一大证据。曲德胜收到了法院的传票,于是他先让香萦洗去了脖子上的刺青,他又拉着香萦,拿了他和香萦的离婚证明去找鼎元,想与他达成妥协,撤销诉状。
  香萦去找鼎元,决定随他离去,但是先要找到她和曲德胜的离婚证。得知消息的如霜惴惴不安,她认为这一切都是香萦设下的圈套,好让曲德胜放了她。如霜在余老板店里找到了鼎元,告诉他自己当时是不得已才嫁给曲德胜的,而且瑞瑞是他的孩子,事实犹如一道晴空霹雳,打在鼎元的身上。
  错嫁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一集
  如霜去求香萦成全他俩,于是香萦便去找了鼎元,希望他能安顿如霜母子。在如霜的配合下,香萦得到了祥瑞斋的钥匙,并去现场调查证据,不料却被曲德胜发现。
  曲大娘和德贵撞门进屋看到香萦昏倒在地而惊慌失措。曲德胜跟踪如霜并发现她抱着孩子私底下与周鼎元团聚给他曲德胜戴了顶大绿帽子,便大发雷霆决心铲除二人。曲德胜追上如霜的马车,把如霜带回自家柴房又是打又是骂,曲大娘赶到柴房正遇曲德胜想要摔死如霜和鼎元的儿子,曲大娘要他放过孩子赶走如霜。
  香萦在曲大娘和德贵的照顾下终于醒了过来,一醒来就担心如霜的处境,曲德胜此时走进屋内一巴掌把德贵打倒在地,互相吵得不可开交,曲德胜把香萦拉回自己的房间让她要周鼎元撤销诉状,曲德胜回想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没人真正爱过自己,但这也是他自找的。李铁山带着曹副座到曲家营救被曲德胜虐待的香萦和如霜,不料却扑了个空,曲德胜警告李铁山以后少管闲事。
  错嫁大结局 第三十二集(大结局)
  周鼎元撤销了提告曲德胜的诉状。曲德胜把孩子丢给被软禁的如霜,让她们两个自生自灭。
  香萦在厨房叫德贵烧菜准备给如霜送去,奶娘也送来刚挤好的奶,曲德胜看准香萦恰巧离开偷溜进来在奶里加了毒药,还让德贵不要声张。香萦和德贵带着饭菜和挤出来的奶来看如霜,德贵露出马脚立刻引起香萦和如霜的怀疑,知道曲德胜在奶里加了东西想要毒死孩子,如霜给香萦磕头希望她能带着孩子和周鼎元一起离开到安全的地方。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曲德胜又冲了进来,打了香萦和如霜并拖走香萦,一心想要饿死如霜和孩子。鼎元在路上碰到了德贵得知曲德胜又打了香萦和如霜,便跑去营救。鼎元、德贵和香萦抢到钥匙救出如霜和孩子,鼎元带着奄奄一息的孩子骑马去找奶娘,如霜和香萦准备逃走的时候正巧碰到曲德胜又来截堵,三个人扭打起来,曲德胜拿出抢三人互相抢夺,情急之下,枪走火打中了曲德胜,曲德胜死了。杀人是要偿命的,香萦为了保住如霜准备一个人扛下杀死曲德胜的罪名,警察带走了香萦,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悲痛和混乱之中。周鼎元找到律师想要打赢官司救出香萦,可判决结果依然是判处苏香萦为死刑,众人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香萦最终被警察带走。鼎元准备一再上诉直到救出香萦为止,可香萦始终没有跳脱死刑这个厄难。(全剧终)

丢豆图库